瑶乡教育的守望者

——追记洞口县大屋瑶族乡中心学校校长付舒标

2018年12月26日来源:邵阳日报 作者:陈碧娟 李超  点击数:

“师父,资料我都整理完了……”12月21日,在洞口县大屋瑶族乡中心学校办公室,业务专干兰雨标把扶贫的相关资料整理好之后,习惯性地朝着校长办公桌的方向喊了一句。然而,话刚出口,兰雨标的眼圈就湿润了。因为,他口中的“师父”,已经离开了一个多月。

11月9日14时58分,正在工作的大屋瑶族乡中心学校校长付舒标突发脑干大量出血,继而引发脑室积血,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,永远地离开了他心心念念的教育工作。

义无反顾反哺家乡教育

地处雪峰山腹地的洞口县大屋瑶族乡,面积78平方公里,户籍人口4000余人,常住人口仅2000余人,可谓山广人稀。

自然条件的限制,让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坚信,只有多读书,才能走出这片大山。然而,刚从山外师范学校毕业,已经走出大山的付舒标却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这片大山。付舒标母亲杨富梅回忆,当时,山外一所学校的校长听闻付舒标好学肯干,想请他去教书,却被付舒标坚定地拒绝了。付舒标说:“儿不嫌母丑,子不嫌家贫。我是本地瑶族人,我要不回去教书,又有哪个去瑶乡教书?”

就这样,付舒标在大山深处的瑶乡学校里一干就是30年,直到他的生命走到终点。30年的坚守,200多名学生从付舒标手中走出大山,一大批人的命运因此得到改变。

洞口山门的小凤(化名)在读书期间,一心想早点进入社会挣大钱,旷课迟到是家常便饭。父母很着急,便将孩子转学到大屋中学,托付给付舒标“管教”。为了“管”好小凤,每次放假,付舒标都亲自护送她回家。每次22公里山路,两年不间断的真情护送,让小凤彻底变了个人,最终考上了理想的高中。领到通知书的那天,小凤哭着对爸爸说:“如果没有付校长,我根本不可能考上高中。他是这个世界上,比你还要对我好的人!”

带出一支瑶乡教育发展的尖兵

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,教育是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而在大屋中心学校,付舒标就是那棵树、那朵云、那个灵魂。30年来,付舒标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为大屋教育带出了一支发展尖兵。

付舒标回到大屋任教时,刚刚读初二的兰雨标成为了他的第一批学生。兰雨标回忆说,那时候,刚刚师范毕业成为老师的付舒标只比自己大四岁,他从心底就十分喜欢这位兄长般的老师。1995年,兰雨标从贵州的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,毅然决然地回到大屋中学任教,而那时已经是学校教导主任的付舒标则成为了他教师生涯的领路人。在付舒标的指导下,兰雨标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,先后担任大屋中学教导主任、校长,直到现在的中心学校的业务专干,成为了付舒标改变大屋教育的好帮手、好伙伴。面对“师父”未竟的事业,兰雨标暗下决心,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,以慰“师父”的在天之灵和瑶乡百姓的热切期盼。

“大屋教育要靠大屋人带头撑起,只有大屋人好好干,山外来的老师才会跟着干。”在付舒标的影响下,梁自胜大学一毕业便回到大屋。工作5年,梁自胜就成为洞口县首届“恒邦教育之星”;工作9年,梁自胜既教语文,又教数学,从一年级教到九年级,成为洞口县教育系统为数不多的优秀“通关老师”。由于出色的教学能力,梁自胜所教的班级多次取得县教育质量检测前五的好成绩。甚至在一次教学比武中,外乡学校的一名女教师被梁自胜的风采深深折服,最终确定了恋人关系,至今仍被引为美谈。

付芬是付舒标看着长大的本家小侄女,一位有着太多梦想的姑娘,大学毕业时面临太多选择。是付舒标帮她联系好代课学校,让她感受到了当老师的快乐。2017年,付芬选择考回大屋教书:“在这里,虽然物质贫乏,但最美家乡水、最亲家乡人,待在最想待的地方,教自己最想教的学生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乐!”现在,付芬为自己立下一个小小的目标:“当好班主任,分担好校领导临时增派的工作,像付叔叔一样做个满怀正能量的人。”

据统计,大屋中学的22名教师中,有10名是付舒标的学生,至少有16名教师是受付舒标的影响选择扎根瑶乡。他们的到来,让大屋中学教师的平均年龄由以前的52.3岁下降到现在的29.3岁,大屋教育正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为瑶乡教育“呷得苦”“霸得蛮”

怎么让大屋教育得到长效发展,付舒标用尽了脑筋。他四处“化缘”,6次自掏腰包南下广东,多方联系以大屋籍为主的社会贤达,并于2013年成立了洞口县第一个乡镇教育基金会——大屋教育基金会。

基金会董事会长王佰发常说付舒标是一个惹不起的“标蛮子”。2011年,付舒标赴广东找他谈自己的办学设想,为省3块钱的公交车费,付舒标硬是顶着烈日酷暑走了20公里,才来到王佰发的面前,这让王佰发深受感动。“反哺社会、报答桑梓虽然是我们一直的心愿,但如果没有付舒标这种可信任、可托付的人,也许我们的基金会成立还要晚上几年!”王佰发说。

目前,基金会资金已逾40万元。2016年起,基金会还增设了山区教师津贴,对扎根山区的教师进行奖励。基金会的奖教奖学,不但让一大批优秀学子更加拼搏上进,更让一大批教师感受到了身为一名教师所拥有的荣誉感,也更坚定了他们扎根瑶乡教育的信心。而近年来,大屋中学的教学质量一直稳居全县教学质量检测前列。

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付舒标虽然离开了,但他却给这片大山,给瑶乡教育留下了太多、太多……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